当前位置:主页 > 滑板VIDEO > 国内短片 >

以TNT之名,VANS职业滑手Tony Trujillo带你细数滑板人生

时间:2018-07-07 11:03 来源:Thrasher 作者:江霖 点击:


我最早开始滑板是在1988年我六岁的时候。我们当时住在索诺玛,如果你曾经去过那里你绝对不会把它跟滑板联系在一起,但不知为什么那里确实有很多人滑板。在索诺玛几乎每平方英里就有至少三处半管地形,在路边、停车场却没有一处可以滑的台子,所以,理所应当的我成为了一名transition滑手。





SANTA ROSA

1994年,Santa Rosa滑板公园建成,那里距离我家仅仅13英里。之后每周末我爸爸或者妈妈都会带我去那里,那里很有趣,我可以持续滑上八个小时。在那里我遇到了许多一直影响和启发着我的家伙,其中有不少人到现在我们还是很好的朋友。与朋友嬉闹、学习新的动作、与女孩打情骂俏,可以说,Santa Rosa滑板公园当时就是我生活的全部。

 
 



这个摔倒的人就是我最好的老哥, Isaac Kenyon。当我还是孩子的时候,他就一直照顾着我。这张照片完整的记录下了我们一起在Santa Rosa度过的美好时光,同时也是我第一张登上杂志的照片。Photo: Wallacavage









PRIZE MONEY

我过去真的参加了不少比赛,每次比赛我都有拿走我应得的一部分奖金。我第一次去马赛参加比赛的时候赢得了碗池组的第一名,之后我又在Tampa Pro中夺得了冠军奖杯。获选SOTY、第一次参加的King of the Road团队获胜、在拉斯维加斯Boost Mobile比赛中赢得了第一名40000美元奖金。Upson和我还在澳大利亚悉尼邦迪海滩举办的最有名的双人mini-ramp比赛中获胜。




当所有人都说只要你成功从看台跳下来,你就赢得比赛,然后,我就照做了。亨廷顿海滩,加利福尼亚州,1999年,16岁。Photo: Burnett





Victoria,西班牙,2001年。 我不记得在那个年龄我可以做frontside inverts,感谢Morf记录下这一刻。Photo: Morf





02年第一次去马赛,当时完全就是为了开心,最终得赢得第一名。Photo: Burnett





14 AND LIFE TO GO

慢慢地,Jesse和我开始录制滑板视频,96年的时候我们第一次把我所有的申请赞助的视频打包发送给了Antihero,却没有得到回应。后来,我在萨克拉门托的The Grind中看到Bob Burnquist,就尝试着把视频发给他。差不多一星期后,我的妈妈接到了Mic-E Reyes的电话,说他想要赞助给我Antihero以及Spitfire的产品,当我收到第一份赞助快递时,那种心情!我14岁的时候,我妈妈带着我到旧金山见到了Mic-E,就在那个小餐馆,我妈妈把我交给了Mic-E,我的生活也从此完全改变了。






02年,新西兰,Upson在一旁指导我第一次尝试540转体。成功land之后,他说:“我曾经做过同样的动作,你还没有完全的拿下它”。这个动作虽然成的不完美但我还已经很满意了。Photo: Ogden

 
 



JUMPED IN

我的第一次Deluxe夏季tour是在97年,和Quim Cardona, Ethan Fowler, Andy Roy, Danny Gonzalez, Mic-E, Gabe Morford and Christ Pastras一行人一起。我们直接从旧金山到蒙特利尔参加一个Pro组的比赛,在那里我见到了所有一个14岁的少年都不应该会看到的东西:静脉注射吸毒,灯火管制,嫖娼和群殴。显然,那时我还是太年轻,不太适合到酒吧参加party,所以,我也只是和大家一起吃了饭就去睡觉了。有天晚上,这些家伙开完趴就直接到我的房间,用床单把我卷起来,从床上扔下去,紧接着就开始踢打我。我刚开始只是有点困惑,然后就有点愤怒(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)。




FDR一直都对我很好,非常感谢!Frontside thrust,Photo: Tobin





这是我第一次参加KOTR的第一天。03年,纽约,Photo: Morf











WAYWARD SON

99年的Greyhound之旅是我最喜欢的旅行之一,Brian Seber, Tim Upson 和我之后都迷上了灰狗巴士。你只需要支付450美元,30天内你可以任意乘坐美国境内的所有灰狗巴士。我们从缅因州到加利福尼亚—听着GG Allin的摇滚—从Sid Abruzzi妈妈家到FDR,从睡在纽约中央火车站到滑在哥伦布,和Donny Humes一起穿梭在锡尔弗顿、哥伦布、温德尔等近100多个地方,那种体验难以描述。对于我而言,这次旅行真的让我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自由。可惜的是,旅行过后我就得回到高中校园,在那里和别人保持意见一致简直就是不可能的,我只能保持沉默,只能在心里质疑其他人提出的问题。








BACK ON THE BUS

大三的时候,我想要退学专心滑板。我妈妈也同意了,只要我能够通过考试获得相应的文凭,然后,我做到了。不过即使是我现在的年纪,我也还梦想着可以回到学校,去完成我未完成的学业。退学之后,直到我和Jesse合租了一间公寓,我都和我爸爸一起住在Santa Rosa滑板公园附近。当时我还买了一辆没有牌照的汽车,不过在结束了Tampa比赛之后醉酒驾驶,撞向了路边的电线杆。之后换乘公交回的家,当时我也没有很在意,直到现在也是。




许多人都不知道,Bad Shit乐队是在好莱坞组建的,这是我们把Trixie从她以前乐队挖过来后的一次聚会后留下的乐队的第一张照片。Photos: Hammeke



CORPSE PAINT

无论从个人或滑板的角度,2005年,对我来说都是极其重要的一年。Antihero Blue Thing的欧洲之旅简直太疯狂了,我们的第一站去的是意大利博洛尼亚,到了那里,我们还到距离板场不远的地方参加了金属摇滚节。当时我正在读混沌之王,在书里读到的东西对我的滑板生活也有了很大的启发,真的没有哪次旅行比这次更让我感觉舒服的了。之后在马赛的比赛中,Phelps和我萌生了组建乐队的想法,他说:“我做吉他手,你做贝斯手,就差一个鼓手了”。我告诉他有一个合适的人选,然后我给Trixie打去了电话,再然后Bad Shit就诞生了。








THAT’S ON YOU

从Greyhound tour到滑板比赛,从King of the Road到Bad Shit,从Beauty and the Beast到Tent City以及Propeller,我都有出镜,但真正决定你是否是一个好的滑手的并不是你出镜的次数,而是你滑板的风格技术。我也有我非常尊敬的滑手,因为他们都非常低调。如果是其他人决定你未来的方向,那也没关系,但如果是你自己走到人生的十字路口,做出怎样的选择就完全取决于你自己了。




翻译:江霖

来源:thrashermagazine

转载请注明出处:HEROSKATE.COM




 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ABOUT US | CONTACT | JOIN US | ADVERTISMENT | SITEMAP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www.HEROskate.com Since 2006

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927号     粤ICP备 12055094号